来自 财经 2020-11-22 10:13 的文章

麻辣财经:心脏支架,为何大幅降价?

2020年11月5日,是国家组织心脏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开标的日子。离开标时间还有两小时,很多企业代表已经在会场外焦急地等待。

对价格高昂的高值医用耗材进行国家级集中带量采购,这在我国还是首次。

在这次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开标中,多年来位居高价位的心脏支架,出现了大幅降价,从均价1.3万元降至700元左右,降幅超过90%!

我国每年约有100万冠心病患者植入心脏支架,预计明年1月,患者就能用上中选的心脏支架。据测算,到那时职工医保、居民医保患者植入支架,个人自付费用将降至2500元以下。

过去,全国心脏支架的费用负担,一年超过150亿元。这次从1.3万元降到700元后,按意向采购量计算,预计节约资金109亿元。

这么大的降幅,实在出乎人们预料。消息一出,立刻引发社会关注和热议。很多人认为,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,意味着从心脏支架开始,高值医用耗材的暴利现象将被终结!

那么,在集中带量采购之前,心脏支架为何价格虚高?心脏支架的水分,是如何被挤掉的?支架价格大幅下降后,质量会不会也下降?针对大家关注的这些热点问题,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,一起为您揭开这背后的“秘密”。

一问:心脏支架价格,“水分”到底有多大?

从心脏支架问世到现在,已经30多年了。

20多年前,我国患者用的心脏支架一直依靠进口,价格奇高无比。再加上手术时辅助材料、检查费用,装一个支架就像买一辆小汽车。

1999年,我国终于生产出了自己的心脏支架,价格有所下降。但进口的支架单价仍要两三万元,加上很多患者不只放一个支架,心脏支架仍显得高不可攀。

但是,请注意:心脏支架的高价不是“生产”出来的,而是过度推广、营销出来的。

在我国,心脏支架等高值医用耗材采用代理制,代理也分层级,通过挂网或是招标进入医院,用到患者身上。中间流通环节比较长,层层加价后,患者使用价与出厂价相差巨大。

从一些上市公司财报分析,一个冠脉支架成本不到五六百元,出厂价两三千元,最后到患者身上,价格已经达到上万元。这里面价格的“水分”,主要来自中间流通环节层层加价,导致价格不断被推高。

近年来,相继曝光的一些医疗领域腐败案件,揭示出一条流通环节“利益链”:有医院某科室按照国内耗材30%、进口耗材25%、关节脊柱类耗材20%、创伤类耗材30%的比例,多次账外非法收受供货商回扣,这些水分最终都由患者与医保基金来负担。

对于医院来说,在医疗服务价格仍未调整到位的情况下,新技术价格成为弥补医疗服务价格扭曲的补偿渠道。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中,一些厂家、经销商不惜通过回扣的方式把产品卖到医院,而公立医院“以药补医”机制,导致价格越高的产品卖得越好。于是,心脏支架价格虚高成为顽疾。

不仅是心脏支架,其它高值医用耗材价格往往都比较高。从出厂、各层级代理商、物流配送到医院采购、使用,经过的环节越多,中间费用就越高,价格也越高。

二问:价格虚高的“水分”,是怎么被挤掉的?

从去年4月到今年11月,国家医保局开展了大量调研和市场分析。

工作人员在前期调研中发现,我国药物洗脱支架的价格,高于国际上其他国家水平。一些国家在没有开展集中采购的情况下,相同品牌的支架价格也就是2000元左右,开展带量集中采购的价格降低到1000元,甚至更低。

经过长达30多年的临床使用,心脏支架技术已经比较成熟,国产、进口产品在质量上几乎没有太大差异。按照市场规律,这种技术成熟、竞争充分的产品价格会逐步下降。然而,心脏支架由于销售模式的原因,过于依赖推广、营销,中间环节费用占了大头,导致出厂价与患者使用价之间相差巨大。

“集中带量采购不是一个单独的政策,而是一个机制。它由国家组织,医保、卫生、质监等多部门共同发力。”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说。

这个机制包括,全程加强质监,医保预算结余医院留用,考核医院用量,企业被发现回扣案件将影响集采,确保集采中选价格落到实地,让百姓真正用上优质优价的产品。同时,倒逼医药行业自我革新,砍掉不合理的流通成本,重心转向研发和创新。

在此次集采中,一款药物涂层支架系统(雷帕霉素),报出了469元的全场最低价。这款产品以前挂网价格为13300元,2017年底才获批上市。如此先进的产品为何愿意从万元以上降至469元?